泓烨

你的相机可以错过美景,但你的眼睛不能。

一把寿司刀

我死了以后,把我的书和电影也烧成灰,和我的骨灰拌在一起。
——海郁的遗言

“海郁前几天被执行死刑了!”
林芳如是说。
朋友们无不错愕,打听发生了什么事。
林芳说海郁杀了人,大家更加惊讶,问杀了谁。
林芳笑了,因为她到现在还不相信,这一切的发生,仅仅因为一枚寿司。

海郁在望乡台看着林芳一群人,看着林芳噙着泪光的眼睛,看着每个人错愕的表情,看着自己的遗像。

时间退回去一点。

海郁站在玻璃柜台前,看着最便宜的鸡蛋寿司,两位寿司师傅不理他,低着头,抽出一张海苔,铺在竹编上,摊上白米饭,摆好蟹肉棒、萝卜条、黄瓜条,卷起来,用竹编压紧。

这也是最便宜的寿司。

海郁曾在自己的书中描述富人的生活:
“那水仙永远忽视阳光,忽视土壤,忽视水,她只在意自己够不够漂亮,她知道,也不知道,她忽视的即是她拥有的,她拥有的即是最好的,那是别人给她的,她能给的,仅有的是漂亮。”

海郁一直自恃这是一句漂亮的话,绝佳的比喻,用漂亮换阳光,自己不也是在这么做吗?

可现在他的饥饿,驱使他打破眼前的玻璃柜台,把所有的寿司一卷而空,他看着小米团上的那一片三文鱼。

杀死一种动物去哺育另一种动物。
杀死他哺育你我。

海郁变得紧张起来,心跳很快,他看到了一张张大网,捞起来一个个哭啼的婴儿,那哭声,像是饿急了。

那我们要哺育谁呀?
哺育自己吧!

噗!寿司师傅点燃了喷灯。
高速的火焰在鱼肉上一掠而过,那声音有些像婴儿在啼哭。
一勺勺的鱼籽轻轻堆放在米团上,每一勺都呈着百计的生命。
做寿司也是要精湛的技术的吧。
厨师一定是快乐的,因为这世间的种种情绪,都可以装进这一栋栋的房子里,而唯有厨房,才可以装的进快乐!

海郁笑了,自己已经两天没吃饭了,却还站在这里,脑子里天马行空。
填的满脑子,填不满肚子。

想想快四十的自己,无婚无房,这些年写的书和拍的电影,都不得填饱肚子,这是一种失败吗?
二十岁时,也很困囧,但那时还有希望,坚信自己也能成为报以别人漂亮的水仙花,可现在成了水仙花,却更在意那些本该拥有的。
怎么不能对等呢?
这不是我的世界吧!

我要买一张火车票,去中国最冷的地方,把自己冷冻起来,等待属于我的世界到来。

“我能试试吗?”
海郁站到了寿司师傅的旁边,想要接过寿司刀,师傅满脸不解,把刀递给了他。

海郁挥起了刀。
刺进自己的心脏。
海郁躺在地上,他感觉自己越来越冷。
“原来已经到了,原来这是一条捷径,原来这里这么冷。”

林芳翻开海郁未完成的手稿,看到了海郁的遗言。
“我死了以后,把我的书和电影也烧成灰,和我的骨灰拌在一起。让我们永远在一起。”

初次尝试胶片拍人像,不是很理想,只怪技术不到家,还需磨炼学习

小白兔,你是我这辈子最珍贵的礼物

《少年斑》——是谁在为国产青春片买单

因为听人家说《少年班》是一部很不错很特别的青春电影,于是很早就很期待,终于等到今天一个人去看了,我敢保证(也不敢保证,毕竟烂片那么多),这是继上次午马遗作《化妆师》之后,第二部让我看到一半想走的电影,不过看《化妆师》的时候是赠票,这次是买的,所以我觉得很不值,也劝大家,不值得买票去看,甚至半价票。

先说一下为什么要给这篇影评叫做《少年斑》。我想老年斑不用我解释大家都知道,《少年斑》也是意思相近,影片中所谓22名少年班成员(实际上只有5个人)全部都呈现出老气横秋大限将至的感觉,平均年龄也不过才14岁,不过,天才通常早熟也却是事实。

这部片子讲的就是关于天才的故事,导演用几张个人简介就把观众们都糊弄了,每个人的简介上写着IQ142、IQ155等等,于是大家都相信,这些人都是高智商的天才。可是这些高智商的人却不做高智商做的事。天才和高智商是不同的。然而在大家的认知当中,这两者却往往说的是一类人,他们可以做出常人做不到的高精尖,也会做出常人不理解的稀奇怪,所以,他们被异化,像一个异族出现在我们的身边。比如我们经常看到影视剧中,天才往往都是问题少年,他们叛逆反社会甚至反人类。如同布鲁诺被活活烧死在罗马鲜花广场。影片中的22名少年班成员(实际上只有5个人)无一例外的都是问题少年,一个是脾气火爆的叛逆少年,一个是早熟话多的天才神童,一个是玩弄炸药的农村神棍,一个是觉得被全世界抛弃的独行少女,还有一个是总觉的自己很笨的呆萌鲶鱼,此时我想问孙红雷所扮的周知庸老师,这样一群问题少年凑在一起,校长要解散这群人有没有道理?

说到这里就要说一说周知庸这个角色,他穿越祖国大地,将这五个人从天南海北凑齐,然后就逼着他们好好学习,把他们锁在一个杂乱的实验室里搞什么课题研究,然而对于天才的教育仅限于心灵鸡汤,动不动走到面前提一提家长,或者带到满天特效星星的山沟沟里谈谈自己的经历,却从来没有想过怎么样把这样一群人团结起来发挥他们的创造力,所以,你们能搞出来IMC的世界难题才见了鬼,要么就是伽利略再世,要么就是爱因斯坦附体。

  少年班这样的精英教育的确在当年那种普及教育的大环境下不太容易,但是,大学本身就已经是精英教育了,一名大学校长却说要搞普及教育,好哇,你把全国的大学录取分数线降低、瓜分北大清华的录取名额好不好?

故事的发生在上个世纪九十年代,可是当时的广播里就已经播放了当下网络的流行语,或许导演是想告诉观众朋友们,你们现在玩的东西,我们这些天才,二十几年前就玩过了。那位安徽农民的儿子我也是没看懂,居然穿着张馨予同款的大花裤衩,好吧,虽然张馨予本来也是复古风,可是你一个安徽农民,穿着东北风的大花裤衩,你让隔壁老王怎么活?九十年代,一名大学生如果有一辆车是多么了不起的一件事,如果他可以和校花车震那就太了不得啦,于是,常松的车就被这些天才炸掉了,我仔细看了一下天才制作的炸药,嗯···两瓶3年以上的龙舌兰或者冰红茶加上十几节电池和几根电线,丢到车底,于是就把车内炸的冒烟了。除了这样的炸弹,天才们还制造了一台绑定了电脑显示器的火箭,我只想问,那个时候一台电脑一万多快,你就这么随便炸掉了,你们校长同意吗?导演力图想把观众拉回到青年记忆,然而种种细节却与彼时格格不入,给人一种时空错乱的感觉,这是照猫画虎画成老鼠致敬之作。

身为一名影迷或者说伪影迷,我以为我已经渡劫成功,不会再看着那些快速剪辑的镜头头晕眼花,可是肖洋导演,这位前少年班成员的确没有辜负高智商的名头,他创造出来了一种新形式,即“每隔五分钟就来一个升格镜头(慢镜头)同样让你看完全片有种想吐的感觉”。

我自嘲还是太年轻,完全不能理解导演的深刻用意(我并没有责怪摄影师和剪辑师的意思),以至于已经不敢考究片中出现的题目的真伪。导演还对一些社会现象进行了深刻的嘲讽,比如说,片中校长和记者合力请来了两名资深猿屎(院士),排场大的难以想象,于是四名少年班成员合力解题,那道题目我大概大一的时候学过吧,让这些十四五的孩子来做确实有些为难,可是!高能来了!

就在大家都解不出来题目的时候!

安徽神棍拿出了龟壳!

算了一卦!

你没看错!

知道你为什么高考失利吗?知道你为什么考验考证都失利了吗?因为你不会算卦啊傻逼!我们朴实的农民子弟告诉你!国学博大之精深,你一叶障目,怎见泰山!

易经说,女孩子不适合算这道题目!

噗····一口老血···

不好意思刚刚太激动,我接着说。

然后那个安徽神棍算了一卦,题目就···解···开了···

没错!国学博大之精深啊!

然后两名资深猿屎激动走到他们面前,问道:“你是怎么做到的?!?”

然后猿屎还说了什么···长江后浪推前浪,前浪被拍在沙滩上之类的话。

你当我是傻逼吗!

咳咳,对不起各位,我没控制好情绪,你丢了钱也着急,望理解望原谅。

整部电影没有任何看到导演的诚意,完全是导演个人对于自己青春的总结,就像吴未在影片结尾所说的,这一切都不是真的,都是吴未的编造,都是导演一个人的意淫,整部影片为了刻意的莫名其妙的煽情,刻意的莫名其妙的矛盾,于是莫名其妙跳出来很多不和逻辑的段落,比如四个人莫名其妙的酒喝多了然后吴未大骂了其余三个人,比如周兰莫名其妙的就和神童和暴躁少年追车。我有很多次皱了眉头,因为我在想:卧槽我是刚刚睡着了错过了什么?

或许题材你觉的很特殊,讲的是一群高智商少年的故事,但这部电影和《万物生长》一个鸟性,讲的不是你我的青春,而是导演的意淫的青春,也是其他青春片一样,有劈腿,有追车,有一个呆萌少年暗恋许久最终放弃,也有一群荷尔蒙溢出的体育生打群架,总之,没什么好看的。

哦,对了,片子里没有人堕胎。嗯,鼓掌。

天才是天才,高智商是高智商,我希望大家能区分这两个概念,天才是指某些在做某些事的时候,未受过训练或教育却可以操作的人,而高智商的人是指那些面对问题可以轻易解决的人。

不过的确,这些人总是孤独的,毕竟他们是少数是异类。我没有过多的从青春电影的角度来谈这部电影,因为任何一部国产青春片的影评都可以评判这部电影。

希望导演肖洋可以去看一部美剧,优酷有,第一季已完更,叫做《天蝎计划》,去看看那里面的几个高智商是如何破解问题,发挥创造力的。